快捷搜索:  

法国再现持刀袭击者 检方加紧调查恐怖主义关联

您的(de)浏览器不支持 audio 元素。 字号 超大 大 标准 小 郑芝龙家族在西洋火炮流布东南沿海的(de)过程中,表现极为突出,其所掌控的(de)海上集团对(dui)火器的(de)依赖甚深,铸炮水准亦颇精。事实上,郑军从芝龙开始就已拥有许多欧制及自制红夷大炮。如天启、崇祯之交,芝龙曾虏获荷船五艘,其中想必配置不少火炮;由于郑芝龙“所资者皆彝舰,所用者皆彝炮”,且“徒党皆内地恶少,杂以番、倭,骠悍三万余人(ren)矣。其舡、器则皆制自外番:艨艟高大坚致,入水不没,遇礁不破;器械犀利,铳炮一发,数十里当之立碎”,甚至连明总兵官俞咨皋均不是(shi)对(dui)手。崇祯三年,郑芝龙攻剿海寇钟斌时,精于火器的(de)福建(jian)巡抚熊文灿,曾提供他(ta)精良的(de)火药和大铳,并配以坚固的(de)“八桨荡船”,由于“船既迅而易于抢风,铳又大、火药又好(hao),易于及远”,以致“钟船数百,一破立散”。五年,芝龙在福建(jian)闽江口大败海寇刘香时,也曾配备“大铳五百门”。六年,芝龙在痛击荷军的(de)料罗湾大捷中,还虏获大、小铳共八门。
随着郑芝龙于崇祯十三年升任潮漳署总兵官后,郑家在闽粤沿海的(de)势力如日中天,对(dui)火器的(de)掌握亦日益精进(惟目前尚未发现郑芝龙所铸火炮的(de)确切实物)。十五年五日,辽东督师范志完请调郑芝龙率水师三千人(ren)驻觉华岛(即今辽宁兴城所辖的(de)菊花岛),以牵制清军,不愿放弃南方庞大海贸利益的(de)芝龙于是(shi)呈称:
拟造大水艍船二十只,共用大斑鸠铳四百门,应备弹二万颗,每颗重一两八钱;又造小水艍船二十支,共用中斑鸠铳二百四十门,弹一万二千颗,每颗重一两五钱;又应用鸟铳九百门。其铳与弹合应广制。
要求应先备足必需之装备,并强调其中的(de)斑鸠铳只有粤匠能造,而水艍船则为闽式。翌年,芝龙托故不前,改由其弟鸿逵督运广东制造的(de)一批铁熕和斑鸠铳解往登州和天津。知郑军除西炮外,在个人(ren)武器方面,亦已逐渐放弃当时仍普遍被明军使用的(de)三眼铳,而大规模换装射击既准且远的(de)鸟铳以及威力更大的(de)斑鸠铳。
清军入关之初,在江南和闽粤的(de)胜利主要靠以汉制汉的(de)策略及明朝内部的(de)矛盾,至于战场上,则仰赖精锐的(de)步骑;其在水师和火炮两方面,并未拥有绝对(dui)优势(youshi)。如清军于顺治七年围攻广州时,便颇不顺利,因所携带的(de)火炮不足,遂在附近的(de)从化县赶铸大炮四十六门,连同原从江西赣州带来的(de)八门和缴获的(de)十九门,共七十三门大炮,每门配备弹药四百出。十一月初二日,清军炮轰十几小时,令西北城墙坍塌三十丈,加上南明精锐水军的(de)投降以及文武官员间的(de)相互掣肘,广州终在围城近十个月后被攻破,共缴获五百一十二门火炮,此数虽远超过清军所有,但防守的(de)明军却必须将之分散各处。
清军在东南沿海各省常因受到南明(以郑军为主)的(de)威胁而添造火炮,惟因铸炮的(de)花费颇大,往往捉襟见肘。如江南总督马国柱于顺治十一年呈称,其下属的(de)大炮多已于先前出征湖广和江西时借去,武库中仅存二十四门大红夷炮以及四门小红夷炮,且均不曾配置炮车,于是(shi)加造十门红夷炮以及所有相应之车辆和物件。十二年,温州参将戴维藩疏称:“(郑军)所乘者利舰、巨船,多奇炮、大铳。……今温区仅存红衣炮十余位,聊以列防近岸,安能卫一郡隘要之广阔乎!”同年,江南总督马鸣佩指称长江口各炮台共仅配置一百五十门红夷大炮,“江海辽阔,实不足用”,建(jian)议应速铸炮。十三年,浙江巡抚秦世祯亦称“出洋争胜,全藉为炮、舟师”,而因浙江的(de)火炮先前在顺治三年征闽时多已调去,遂在杭州铸成“虹霓(农按:此应为红夷两字之避讳)大、中炮二百三十位”,以及配置在新造战船上的(de)约五百余斤重之“小虹霓炮四百位”。十四年,浙闽总督李率泰称“闽地山海交讧,御敌制胜,惟藉火炮为灭贼长技”,但他(ta)发现福州城内“俱系不堪小炮,且为数不多。尚有大炮百余位,全系损坏”,随即委官雇匠,克期改铸大炮。十五年,李率泰为对(dui)抗占据在磐石卫和乐清县(俱属浙江温州府)的(de)郑成功北伐军队(dui),始赶铸红夷铁炮十门。十六年,两广总督李棲凤也为防范郑成功而新铸一百二十八门大炮。
永历十三年(顺治十六年),郑成功亲自领兵进取南京,当时曾下令:“随营大铜熕及攻城大铳,俱要时刻跟随队(dui)伍,江边驾驶,以便临时立刻吊用。”其所携之炮有长十二尺,用十八斤(约24磅)重铁弹者。十五年,郑军攻打热兰遮城(Zeelandia;在今台南安平古堡)时,亦携带可能最少一百门火炮,其中许多为可发射12磅、18磅或24磅铁弹的(de)铜炮或铁炮,甚至还有几门使用30磅或36磅铁弹;十二月初六日,郑军在一天之内就从三十门炮共发射约二千五百发炮弹。其所拥有的(de)炮兵火力,较诸世界海上强权的(de)荷军毫不逊色,因当时荷兰东印度公司(gongsi)(gongsi)的(de)船炮,最大者通常亦不过用24磅铁弹。1636年,西班牙人(ren)在台湾北部之圣救主(San Salvador)城中所配置的(de)火炮,也只是(shi)发射18磅以下的(de)铁弹。
2008年11月,笔者于厦门的(de)郑成功纪念馆中,见到一门永历三十三年(康熙十八年)制的(de)铜炮,通长212厘米,炮口内径11厘米、外径23厘米,底径34厘米,炮身中段铸有龙形双钮,箍旁并有细花嘉禾纹,且以楷、篆两体精心阳刻“钦命招讨大将军、总统使世子,大明永历己未仲秋吉旦造。藩前督造守备曾懋德”之铭文。此炮乃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(de)仿制品,原件现藏陕西省历史博物馆,本置于陕西临潼县的(de)城楼上,疑为闽浙总督左宗棠于同治五年调任陕甘总督时所携去,以应付捻乱。厦门郑成功纪念馆仿制之永历三十三年铜炮

厦门郑成功纪念馆仿制之永历三十三年铜炮

查郑成功于南明隆武元年(顺治二年)获赐国姓朱,授为总统使、招讨大将军;永历十一年,进延平郡王;其长子郑经在他(ta)去世后承袭父职,自称“嗣封世子”,其中“世子”乃亲王或郡王嫡长子的(de)称号。此故,郑经于永历二十八年发布的(de)讨清檄文中,即自称为“钦命招讨大将军、总统使世子”。由于郑经在永历二十八至三十四年间曾活跃于福建(jian),知此炮应是(shi)此一期间所制。先前许多学者因误读铭文为“永历乙未”,且不解“世子”之意,遂错系为郑成功所制。
该纪念馆所藏之炮很可能是(shi)郑经在位时照荷兰炮所仿,查英国伦敦塔(Tower of London)所藏的(de)两门十七世纪荷兰制铜炮:1623年炮(编号XIX.180,通长234厘米,内径13厘米)以及1676年炮(编号XIX.171,通长213厘米,内径8.6厘米,重477千克),其双钮的(de)形制、炮身上的(de)隆起(含数目与位置)以及细花嘉禾纹饰,均与此炮颇近。1990年,广东湛江市渔民在上川岛海域捞获三门铜炮,其一是(shi)1642年铸造的(de)荷兰东印度公司(gongsi)(gongsi)船炮,设(she)计亦相仿。此外,日本长崎市教育委员会所藏的(de)一门1640年荷兰东印度公司(gongsi)(gongsi)船炮也属同一类型。十七世纪荷兰制的(de)双钮铜炮

十七世纪荷兰制的(de)双钮铜炮

随着东印度公司(gongsi)(gongsi)在亚洲的(de)发展,类似火炮应已于十七世纪出现在中国海域。杨英《从征实录》称定国公郑鸿逵曾在广东揭阳港内捞起一门“灵熕”,其文曰:
此灵熕重万斤,红铜所铸,系外国夷字。戊子年(农按:永历二年)杪,定国府入揭阳港,夜半发芒光,定国见而疑之,至次夜又见,定国随令善没者入捞之,出云:“一条光物,约丈余,有两耳,其大难量。”定国再令善没者详视(shi),出回云:“系熕铳,两耳二龙。”随传令船中用索绞起,顷刻即进船上。定国即造熕船载运、教放,容弹子二十四斤,击至四五里远,祭发无不击中。揭(指广东揭阳县)中顽寨并门辟虏炮城俱被击碎,远近闻风,俱云神物。后送归藩(指郑成功),多助效灵。
阮旻锡于《海上见闻录定本》中亦有相近的(de)记事,称永历四年四月:
门辟海中放光,定国令人(ren)没水视(shi)之,得火炮夹两龙为耳,用船车(农按:应即船上所置使用滑轮的(de)起重三脚架)出之,号龙熕,所击无不摧破。
杨、阮二书均指郑鸿逵曾自海中捞出一门“两耳二龙”炮,其地点很可能在广东榕江出海口外,因该出海口属揭阳县,故称揭阳港,但打捞之处或亦已毗邻潮阳县的(de)门辟巡司。
前两文献叙述此事最大的(de)不同应是(shi)打捞年月以及该炮大小。查永历二年,郑鸿逵驻守安平之白沙(属福建(jian)晋江),郑成功泊厦门,均不曾至广东揭阳;四年四月,两人(ren)合兵攻打揭阳附近恃险抵抗的(de)新墟寨,并用龙熕击平其城垣。由于此前不曾见到任何郑军使用龙熕的(de)记载,因疑打捞龙熕应在永历四年(顺治七年)。又据《先王实录》,此炮重约6000千克,长逾320厘米,可发射二十四斤(约32磅)之铁弹;事实上,当时相近口径和长度的(de)西炮,净重应不到3000千克,且当时英国最大战舰之一的(de)Sovereign号,其最重之炮亦仅2900千克,知杨英不仅系年有误且有虚夸该炮数据之嫌。
郁永河在康熙年间所撰之《伪郑逸事》中,更将此炮的(de)出现神秘化,称:
龙碽(农按:应同“熕”字)者,大铜炮也。成功泊舟粤海中,见水底有光上腾,数日不灭,意必异宝,使善泅者入海试探,见两铜炮浮游往来,以报,命多人(ren)持巨絙牵出之,一化龙去,一就缚。既出,斑驳陆离,若古彝鼎,光艳炫日,不似沉埋泥沙中物……成功出兵,必载与俱,名曰“龙碽”。然龙碽有前知,所往利,即数人(ren)牵之不知重;否则,百人(ren)挽之不动。以卜战胜,莫不验。康熙十八年,刘国轩将攻泉郡,龙碽不肯行;强舁之往,及发,又不燃;国轩怒,杖之八十,一发而炸裂如粉,伤者甚众。
原本炮身中段所铸之龙形双钮,被附会成两门炮,又称“一化龙去,一就缚”,以解释为何只捞起一门。
江日昇在康熙末年定稿的(de)《台湾外记》中,亦指称:
(永历七年)成功率船犯海澄……功督诸将用力填壕,为飞弹伤足,遂退师。出港口,见海水红毛“光”闪烁,有大熕二门浮起。功急令捞之,名之曰“龙熕”,以副将杨廷统五百人(ren)翌卫。
不仅夸言捞起两门大熕,更将时间(shijian)误成永历七年(疑为顺治七年之误),并且擅改地点为海澄。江氏此书在永历四年条下,并无捞铳之事。
时人(ren)中对(dui)龙熕的(de)品质和威力评价甚高,有形容曰:“较红衣炮不加大而受药弹独多,先投小铁丸斗许,及发,大弹先出,铁丸随之,所至一方糜烂。”亦有称:“龙熕受大弹子,一丸至十余斤,小弹子一斗;副龙熕照样新铸者,各以一船专载之。龙熕所及,船中人(ren)顷刻不见形影。”永历十二年,郑成功攻打浙江磐石卫时,曾以“铜龙火炮”打塌西城,或即用此炮。二十九年,郑经曾出动龙熕攻打漳州,“发三炮,城垣崩百余丈”。三十二年,郑军攻南安时,亦载龙熕及大铳数十门攻南门,“城崩坏四十余丈,尽为平地”。
郑成功除依龙熕之规制仿造副龙熕外,可能还另铸成一批铜炮。查永历五年十二月,郑成功遣使通好(hao)日本,获其国“相助铅、铜”,遂“令官协理,铸铜熕、永历钱、盔甲、器械等物”。十年四月,郑军领大熕船二十六只,在金厦海域击退清将韩尚亮;七月,亦率大熕船四十只北上取闽安。船上或均配置的(de)是(shi)此批炮。
当然,郑军中应也有为数甚多的(de)铁炮。2009年,金门县金城镇的(de)一处建(jian)筑工地就出土了二十九门,炮长93至172厘米,各重约数百斤,其形制均颇接近十七世纪的(de)前装滑膛红夷型火炮,“前弇后丰,底如覆笠”,炮身上各有几道隆起的(de)强固箍,其中一门可见“丙辰年七月吉日制”等阳刻铭文。经推判这批炮应最可能是(shi)永历三十年郑经在闽南地区所铸,以对(dui)抗清军,并于三十四年年初仓皇弃守金厦、撤回台湾时,因无法运走,乃秘密掩埋(知其应非郑军最好(hao)的(de)炮),却没料到再无机会起出。2009年金门出土的(de)二十九门明郑铁炮

2009年金门出土的(de)二十九门明郑铁炮

郑军中还一直都雇有黑人(ren)佣兵。芝龙的(de)亲军最多时有数百名来自各地的(de)黑人(ren),他(ta)们(men)当中不少人(ren)信奉基督宗教,并尝替葡萄牙人(ren)或荷兰人(ren)服务(fuwu),或遭其奴役过。顺治四年,清军在福建(jian)沿海即曾虏获四名。稍后,郑成功围攻热兰遮城时,也有“两队(dui)年轻的(de)黑人(ren)士兵”助战。明末清初在华参战的(de)黑人(ren)主要使用鸟铳,也有能铸造佛郎机铳者,其中应亦有人(ren)精于操作西炮。
郑军的(de)火器或炮学亦有一部分出自英国:永历二十四年,英国东印度公司(gongsi)(gongsi)在台湾设(she)立商馆,该公司(gongsi)(gongsi)依约须为郑经代雇两名炮手以及一名铸炮之工匠;翌年抵台的(de)Zant号船上,也携有六门当作货物的(de)半蛇铳,每门长274厘米,平均重3100磅(合明清时二千三百六十斤);二十九年,郑经还要求英商派人(ren)至漳州教其军队(dui)如何操作大炮,并尽速将能发射八至九斤重炮弹的(de)铜炮六门运台。
康熙二十二年(永历三十七年),清将施琅在疏奏澎湖大捷时,曾描述郑军的(de)火器曰:
每贼炮船安红衣大铜炮一位,重三四千斤,在船头两边安发熕二十余门不等,鹿铳一二百门不等。……查所获红衣大铜炮十二位,每位重有四五千斤,炮子大者二十二三斤,中者十七八斤,次者十四五斤;鉎銕大炮二位,每位重七千余斤,用炮子三十余斤。尚焚毁炮船所配之炮,俱已沉没在海,现在寻捞。
其中生铁铸造的(de)七千余斤“鉎銕大炮”,应已是(shi)当时世界各国船炮中的(de)佼佼者。先前郑经曾建(jian)造九艘“航海大船”以与吕宋贸易,至康熙二十年冬,甫即位的(de)郑克塽听闻清军将大举进剿,遂将之全改为炮舰,所配置的(de)大炮不知是(shi)否即类此。
康熙二十二年,郑克塽投降,清军缴获一批精良铜炮,其中“台湾小炮”的(de)规制为:
前弇后微丰,口形如钵。重自三百斤至一千二百斤,长自六尺四寸至八尺二寸。杂锲花文,有人(ren)兽形者,亦有蟠螭(农按:盘曲的(de)无角之龙,常用作器物的(de)装饰)护火门者隆起。上有番书字迹,隆起六道,旁为双耳,中面上为双钮,可贯绳悬之。用火药自七两至三斤,铁子自十四两至六斤。载以双轮车,辕长七尺六寸至八尺九寸,轮各十八辐,辕中木横梁三、铁横梁二,以承炮身,通髤以朱。当轴两辕上处,有月牙窝承炮耳。
至于“大台湾炮”的(de)规制则为:
前弇后微丰,口形如钵。重自四千斤至七千斤,长自九尺三寸八分至一丈二寸。杂锲花文、蕉叶文,蟠螭、人(ren)兽形隆起,上间以番书字迹。隆起十道,旁为双耳,中面上为龙文双钮,可贯绳悬之。用火药自八斤至十斤,铁子自十六斤至二十斤。载以四轮车,辕长一丈一尺至一丈二尺七寸,轮各十八辐,辕中木横梁四、铁横梁三,以承炮身,通髤以朱。当前轴两辕上处,有月牙窝承炮耳。
知郑氏军队(dui)曾使用三百至一千二百斤的(de)轻便小炮以及重达四千至七千斤的(de)大炮,并常以两耳双钮为其特征。当时还自台湾缴获一些二千至三千斤的(de)铜炮,但品质似乎不佳,被批评与“准头平常”。钟方《炮图集》所绘郑克塽军队(dui)使用的(de)“大台湾炮”(图左)。炮身上可约略辨出的(de)“番书字迹”,应即荷兰东印度公司(gongsi)(gongsi)火炮上VOC徽识的(de)左半边

钟方《炮图集》所绘郑克塽军队(dui)使用的(de)“大台湾炮”(图左)。炮身上可约略辨出的(de)“番书字迹”,应即荷兰东印度公司(gongsi)(gongsi)火炮上VOC徽识的(de)左半边

这批被清廷收缴在武库中之“上有番书字迹”的(de)台湾炮,很可能是(shi)由荷兰铸造或郑军仿制,迄咸丰初年共还有至少十八门留存,其中四千斤以上者十门,最重者六千斤,最长者达384厘米,最多装填十斤火药和二十斤铁弹。由于其品质精良,大学士瑞麟曾于咸丰十年奏请赶运数门至河北通州备用,以应付英法联军的(de)入侵,其疏有云:
营中应用炮位,拟请拨运京局现存大台湾炮四千斤以上者,酌拨六位;武成永固炮四千斤以上者,酌拨四位;小台湾炮七百五十斤者,酌拨四位;此项小台湾炮如或斤量不敷,即于七百五十斤上下各项炮内抵拨。咸丰初年八旗炮营局所存之十八门台湾炮

咸丰初年八旗炮营局所存之十八门台湾炮

将“大台湾炮”与清军在鸦片战争以前所铸最好(hao)的(de)“武成永固大将军”炮相提并论,后者是(shi)由耶稣会士南怀仁于康熙二十八年监铸,共制成六十一门,重约三千四百至七千斤,装填五至十斤火药和十至二十斤铁弹。南怀仁于康熙二十八年监铸的(de)“武成永固大将军”

南怀仁于康熙二十八年监铸的(de)“武成永固大将军”

光绪二十七年,英军在攻打义和团时,曾虏获二门外形和尺寸相近的(de)荷兰东印度公司(gongsi)(gongsi)炮,现藏英国伦敦郊区伍利奇(Woolwich)的(de)皇家火炮博物馆(The Museum of the Royal Artillery),编号为#2/171A和 #2/171B,长约335厘米,内径约15厘米,铸造年份分别是(shi)1614和1630年,不知是(shi)否亦为前述台湾炮之一部分。(本文摘自黄一农著《红夷大炮与明清战争》,四川人(ren)民出版社,2022年7月。澎湃新闻(xinwen)经授权发布,原文注释从略。)(本文来自澎湃新闻(xinwen),更多原创资讯(zixun)请下载“澎湃新闻(xinwen)”APP) 责任编辑:钟源 澎湃新闻(xinwen)报料:4009-20-4009   澎湃新闻(xinwen)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我(wo)要举报 关键词 >> 明清史,红夷大炮,郑芝龙
法国再现持刀袭击者 检方加紧调查恐怖主义关联

您可能还会对(dui)下面的(de)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834人(ren)留言! 共有:834人(ren)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