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

2019年宣传思想工作综述:礼赞新中国 奏响最强音

作者:肖如
新中国成立后,中国海军、第二炮兵从无到有,到今日的(de)核潜艇、洲际导弹、通讯卫星,这一切的(de)发展都绕不开一个人(ren)。 毛泽东主席曾说他(ta):“好(hao)犯上!”叶剑英说他(ta):“浑身是(shi)刺!”邓小平说他(ta):“惹不起!”
他(ta)一生戎马,做人(ren)做事光明磊落,坚持原则,从不靠人(ren)际关系,他(ta)的(de)每一项赫赫功勋都足以镌刻在共和国史册上。
他(ta),就是(shi)开国上将张爱萍。
“再穷,也要有一根打狗棍”
1960年,苏联撤走了在我(wo)国援助的(de)所有专家及设(she)备,导致刚刚起步的(de)原子弹研究陷入了僵局。而此时国内经济形势严峻,对(dui)于两弹是(shi)“下马”还是(shi)“上马”的(de)争论也越来越激烈。张爱萍却清醒地说:“再穷,也要有一根打狗棍”。
很快,他(ta)临危受命,代表中央和军委去实地调查中国的(de)原子能工业情况。他(ta)认为自己只有初中学历,对(dui)核工业更是(shi)一窍不通,于是(shi)就找到物理学方面的(de)专家刘西尧当助手,一起到核工业第一线调查研究。经过20多天的(de)调研后,张爱萍最终完成的(de)这份调研报告,给中央吃了一颗定心丸:中国在1964年实现核爆炸是(shi)有可能的(de)。
张爱萍、刘西尧给中央军委的(de)报告
1962年11月3日,经毛主席批示,15人(ren)的(de)“中央专门委员会”正式成立,周总理任主任,张爱萍为委员。1964年10月8日,中央军委批准成立首次核试验委员会,张爱萍为主任,兼任现场总指挥。在共和国国防尖端武器研制的(de)高科技(keji)领域,他(ta)开始了铸造“神剑”的(de)秘密历程。
身为试验现场最高指挥官,张爱萍与科研人(ren)员吃住在一起,工作在一起,从未搞过特殊。为了深入了解工作进度,将军身穿防化服投身到第一线,当时的(de)照片还被记者拍了下来。
茫茫戈壁滩上,试验现场的(de)住地因为帐篷多,后勤的(de)同志为了让人(ren)找起来方便,就在张爱萍的(de)帐篷外面插了一块“首长住处”的(de)牌子。他(ta)却把牌子拔掉,在帐篷上写了一个很大的(de)“响”字,告诉大家按这个字就可以找到他(ta)。
戈壁滩上气候变化无常,白天温度能达到50℃,夜晚却寒冷刺骨,尽管条件艰苦,但凭借他(ta)卓越的(de)组织才能,各项任务依然井井有条地进行着。
1964年10月16日下午,中国第一颗原子弹在罗布泊地区爆炸成功!在现场的(de)张爱萍总指挥第一时间(shijian)向周总理报告。
张爱萍用专线向周总理报告
两个多小时后,张爱萍向中央报送了正式检测报告:中国第一枚原子弹的(de)威力,估计在2万吨TNT当量以上。
此后为了一次次核试验,张爱萍曾数次来到罗布泊试验场和青海研制基地第一线。他(ta)先后四次担任核试验委员会主任委员、现场试验总指挥,成功地组织了我(wo)国第一代地地导弹、中国首次原子弹塔爆;第二次原子弹空爆、第三次两弹结合试验,又领导了我(wo)国氢弹研制试验。
两弹结合试验成功后,1966年,由张爱萍组建(jian)的(de)中国战略导弹部队(dui)正式成立,并被周总理命名为第二炮兵。
我(wo)国东风二号中近程导弹
从1960年第一发导弹算起,只要他(ta)到场坐阵,试验几乎没有不成功的(de)。后来他(ta)的(de)子女们(men)曾问他(ta),为什么每一次都可以成功。张爱萍的(de)回答非常简单:”其实只需要做到两点:一是(shi)走下去,二是(shi)过细。”
我(wo)国“两弹一星”功勋程开甲也曾说过:“张爱萍是(shi)一位一诺千金、能干大事的(de)领导人(ren)。原子弹试验的(de)队(dui)伍如果没有这样一位大将挂帅,一切很难如此顺利。”
随着一批批“打狗棒”的(de)研制成功,我(wo)国的(de)国防力量得到了极大提升,而他(ta)为国奋斗的(de)脚步却并未就此停歇。
“我(wo)只知道皮蛋、鸡蛋,对(dui)原子弹一窍不通”
行伍出身的(de)张爱萍,能够在三十多年的(de)时间(shijian)里,一直担任国防科技(keji)和工业发展的(de)领导者,并在困难和动乱时期也能取得骄人(ren)的(de)成绩,关键就是(shi)尊重人(ren)才、知人(ren)善任。
出任华东海军司令员兼政委时,张爱萍每次登舰,都会向懂技术的(de)原国民党军舰长鞠躬,说自己是(shi)拜见老师,虚心地向对(dui)方请教。
华东军区海军司令员张爱萍(右二)同军训处长、教员一起研究火炮时的(de)情景
在领导两弹一星建(jian)设(she)时期,张爱萍更是(shi)完全没有首长的(de)架子。一天,张爱萍到核武器研究所拜访朱光亚,当时37岁的(de)朱光亚只是(shi)一名青年科学家,而51岁的(de)张爱萍此时担任着副总参谋长和国防科委副主任两大要职。
张爱萍与钱学森、朱光亚合影
面对(dui)张爱萍的(de)亲自来访,朱光亚还真有点不知所措,一见面就要汇报工作。张爱萍却说:“我(wo)不是(shi)来听你(ni)汇报的(de),我(wo)是(shi)来向你(ni)请教的(de)。”朱光亚连忙摆手说:“不敢当!不敢当!”张爱萍说:“真的(de)!我(wo)想向你(ni)请教一下原子弹。我(wo)只知道皮蛋、鸡蛋,对(dui)原子弹是(shi)一窍不通啊。”
至今很多人(ren)都记得在1963年张爱萍做的(de)动员报告。因为当时根据指示,核研究所要从北京迁去青海,在动员大会上张爱萍说:“一个人(ren)来到世上,就两条路,一是(shi)做官,二是(shi)做事。想要做官的(de),留下来,想要做事的(de),就跟着我(wo)去青海,去做一番惊天动地的(de)大事业!大家可以自己选择想走哪条路,愿意跟我(wo)走的(de),现在就签名!”
不少科学家就是(shi)被张爱萍的(de)这番话所打动。两弹一星元勋陈能宽院士曾回忆说:“爱萍将军这个简短的(de)动员,很鼓舞人(ren)心。他(ta)没讲大道理,只是(shi)讲了实际情况,但很有号召力。大家的(de)情绪一下子被他(ta)鼓动起来了。跟着这样的(de)领导干,有干头。后来的(de)实践,验证了我(wo)的(de)这一感受。”
1994年张爱萍夫妇与张蕴钰、王淦昌、于敏朱光亚、陈能宽合影
在茫茫戈壁上,张爱萍和许多科学家建(jian)立了深厚的(de)友谊,真正和他(ta)们(men)打成一片。后来,邓稼先患直肠癌做手术时,75岁高龄的(de)张爱萍拄着拐杖,忍着伤腿的(de)疼痛,一直在手术室外等候了5个小时。
日常工作中,他(ta)更是(shi)鼓励大家大胆地去做,都把心揣到肚子里,成功了荣誉是(shi)你(ni)们(men)的(de),失败了我(wo)替你(ni)们(men)扛着。正因为有这样的(de)领导,科学家们(men)才没有了后顾之忧。
1999年9月18日颁奖大会
后来1999年中共中央、国务院、中央军委举办的(de)颁奖大会上,有人(ren)记起老将军当年在动员大会上讲过的(de)话:“在座的(de)有读过《封神演义》的(de)吗?来无影、去无踪、千里眼、顺风耳、移山倒海、撒豆成兵……今天,你(ni)们(men)的(de)工作就是(shi)变神话为现实。将来,后人(ren)们(men)也会为你(ni)们(men)封神的(de)。记住,你(ni)们(men)中的(de)有些人(ren),将来是(shi)会上共和国的(de)封神榜的(de)!”
果然,他(ta)们(men)都成了中国的(de)神。
当仪式结束后,荣获功勋奖章的(de)科学家们(men),纷纷来到坐着轮椅的(de)张爱萍面前,异口同声地感谢他(ta)、称赞他(ta),向他(ta)表达由衷的(de)敬意。
那一刻,张爱萍老将军笑了!
“我(wo)决不低头”
张爱萍将军曾对(dui)自己的(de)一生,有过这样的(de)总结:“我(wo)这一生是(shi)两个30年。从1925年参加革命到1956年,主要是(shi)从事作战和军事工作;1956年,从主持制定第一份国防科技(keji)发展规划起,到1987年退休,基本都是(shi)在国防科技(keji)和国防工作领域。”
然而他(ta)的(de)人(ren)生并不是(shi)一帆风顺的(de),就第二个30年来说,他(ta)几经沉浮,大起大落之间,尝尽人(ren)间酸楚。
文革期间,他(ta)毫无悬念地遭受了压迫,并被安上假党员、特务、通敌等等莫须有的(de)罪名,被批斗、囚禁达5年之久。
5年多的(de)牢狱生涯,他(ta)的(de)左腿被打成骨折,从此只能拄着拐杖,却始终威武不屈。造反派批斗他(ta),要用铁链打他(ta)。他(ta)愤怒地举起板凳自卫,吓得造反派不敢动手。即便身陷囹圄,仍坚守气节,不写交代,不请求宽恕,更不揭发别人(ren)。
他(ta)的(de)含冤入狱,更让儿女们(men)无辜受到牵连。四个孩子中,大儿子被关进监狱,二儿子被开除现役遣送回家。老三被当成盲流,小女儿小艾则被赶到山西下乡插队(dui),一家人(ren)家破人(ren)散。
可就是(shi)在这样艰难的(de)环境下,张爱萍日思夜想的(de)还是(shi)未尽的(de)“两弹一星”事业。
90多岁的(de)张爱萍回忆狱中生活时说:“第一颗人(ren)造卫星升空了,我(wo)真的(de)很欣慰,每晚它(ta)从我(wo)头顶飞过,我(wo)还能听到它(ta)唱歌呢。”
后来,“文革”后清理张爱萍专案材料,用了20多天的(de)时间(shijian),共整理出73卷2108份材料,摞起来有近1米高。有些“黑材料”纯粹是(shi)在歪曲事实,这让当时清理的(de)人(ren)都哭了。
1975年3月,张爱萍复出担任国防科委主任,在邓小平的(de)支持下,大刀阔斧整顿国防工业。他(ta)在十分困难的(de)情况下提出“要尽快拿出武器装备上的(de)杀手锏”,领导制订并组织实施了洲际导弹、潜地导弹和通信卫星等尖端武器装备的(de)研制计划,同时成功组织了我(wo)国第一颗返回式卫星的(de)发射。
七个月后,“反击右倾翻案风”开始,张爱萍旗帜鲜明地公然拒绝“批邓”,面对(dui)围攻和压力,他(ta)正色宣告:“泰山压顶也不能把我(wo)骨头压碎!”
于是(shi)他(ta)再次受到冲击,被称为是(shi)追随邓小平搞右倾复辟的(de)“四大金刚”之一而受到批判。
1976年1月18日,国防科委和七机部联合召开批判张爱萍的(de)7000人(ren)大会。上了台,张爱萍对(dui)着麦克风只讲了72个字: “去年3月我(wo)重新工作以来,到了一些单位,接触了一部分干部群众,讲了一些话,也做了一些决定。假如我(wo)犯了路线上的(de)错误,将由我(wo)个人(ren)承担全部责任,与其他(ta)同志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说完后,若无其事地扭头就走,手杖狠狠戳地,笃笃作响。
事后, 张爱萍说:“既然他(ta)们(men)要我(wo)面对(dui)这么多群众,怎么检讨,就不是(shi)我(wo)个人(ren)的(de)事了。我(wo)决不低头!”
正如他(ta)写过的(de)一首诗:“勿逐名利自蒙耻,要辨伪真休奴颜。破世俗一尘不染,立高洁两袖清风。”这也是(shi)他(ta)一生的(de)真实写照。
“我(wo)只算是(shi)‘老马识途’罢了”
1977年,叶剑英回到军委工作后,再次请张爱萍出山,为了树立他(ta)的(de)威信,叶剑英专门对(dui)大家说:“爱萍这个人(ren)是(shi)冲了点,但做起工作来大刀阔斧,是(shi)个在困难情况下善于开创局面的(de)人(ren)。党在目前尤其需要这样的(de)干部。”
张爱萍则回应说:“什么‘大刀阔斧’,我(wo)只算是(shi)‘老马识途’罢了。”
此时国际局势紧张,中央决定集中力量,突出重点,大力抓好(hao)被耽误了的(de)洲际导弹、潜地导弹和通信卫星研制试验的(de)“三抓”任务。
张爱萍再次临危受命,他(ta)向中央立下军令状,在80年代初期保证拿出这项成果。为此,他(ta)决定建(jian)立一个以科技(keji)专家为主体的(de)坚强指挥部,形成高度集中统一、严密精确的(de)指挥体系。
他(ta)和钱学森等科学家们(men)又一次制定出研制洲际导弹、潜地导弹和通讯卫星三项国防科技(keji)战线三大战役的(de)目标。
1980年5月18日上午10时一枚东风5号导弹喷着烈焰冉冉升起,导弹穿过大气层按照预先设(she)计好(hao)的(de)弹道向东南方向飞去,中国第一枚洲际导弹在酒泉基地发射成功。
1982年10月12日中国首次进行潜艇水下发射战略导弹成功。
1984年4月8日长征3号火箭成功将中国东方红二号通讯卫星送入太空,4月16日,经过8天飞行卫星定位在36000公里外的(de)地球同步轨道上。18日上午,张爱萍用这个卫星,和在乌鲁木齐的(de)新疆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王恩茂通话。一上来,张爱萍就扔下事先准备好(hao)的(de)讲稿,大声说:“老王,哈密瓜熟了没有?”王恩茂回答:“我(wo)这就派人(ren)给你(ni)送过去!”
接着,张爱萍来到北京同步卫星地球接收站,看到接收的(de)图像清晰,当即挥毫写下了“通天盖地”四个大字!
至此国防科技(keji)战线三大战役全部以胜利告终。而在张爱萍的(de)带领下,各项科研项目也都按照计划顺利地进行。
经济建(jian)设(she)时期,他(ta)又以超前的(de)眼光积极倡导“保军转民”工作,为秦山核电站建(jian)设(she)倾注了大量心血。
为了保住秦山核电站项目,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(de)他(ta)曾在会议上大发雷霆:“秦山核电站关系到我(wo)国的(de)能源战略,我(wo)国不是(shi)能源大国,必须要学会自力更生。大亚湾是(shi)外国引进,而秦山核电站则是(shi)我(wo)们(men)自主研发,若一直靠引进,那我(wo)们(men)的(de)国家永远不可能得到发展,必然一直受制于人(ren)……”
也因为张爱萍的(de)深谋远虑和一再坚持,秦山核电站最终成功建(jian)成,让我(wo)国彻底结束了无核电的(de)历史,也为我(wo)国和平使用核能开创了先河。
正是(shi)眼里不揉沙子、没有私心杂念的(de)人(ren),才能看得清、看得远、看得准,为了中国的(de)国防科技(keji),张爱萍历经人(ren)生坎坷,仍呕心沥血,殚精竭虑,却忘记了此时他(ta)已是(shi)古稀之年,人(ren)民的(de)战士仍旧在冲锋不息、战斗不止。
“待到晴明日,重与论诗文”
张爱萍身为将军,同时也是(shi)一位儒将,在诗词、书法、摄影方面有很深的(de)造诣。
虽然只读过初中,但他(ta)自幼酷爱阅读武侠小说,作诗赋词都是(shi)信手拈来,更喜好(hao)书法笔墨,他(ta)原名张端绪,因崇尚侠义,行走天涯,又极爱青萍之剑及剑法,才改名张爱萍。后历经了革命战火的(de)洗礼,成长为一名革命战士。
在漫长的(de)革命征途中,他(ta)坚持以诗言志。
张爱萍上将给战士们(men)写诗
1964年,原子弹爆炸成功后,张爱萍诗兴大发,欣然吟出《清平乐.我(wo)国首次原子弹爆炸成功》一词:东风起舞,壮士千军鼓。苦斗百年今复主,矢志英雄伏虎。霞光喷射云空,腾起万丈长龙。春雷震惊寰宇,人(ren)间天上欢隆。
晚年的(de)老将军兴趣广泛,将治印、练字看成是(shi)“健身功课”,勤加练习,写得一手好(hao)书法,尤其擅长行草。当别人(ren)称赞他(ta)的(de)字时,他(ta)却总是(shi)谦虚地调侃说:“我(wo)这是(shi)鬼画桃符。”
张爱萍还喜爱摄影,自战争年代起,他(ta)便用一台缴获的(de)蔡司相机,拍摄了许多珍贵的(de)相片。1993年,他(ta)还担任了中国民俗摄影协会会长,凡外出活动,必定将相机悬挂在胸前,不认识的(de)人(ren)常常将他(ta)误以为是(shi)摄影师。
此外,他(ta)还撰写了大量的(de)回忆文章,收录在《神剑之歌》《张爱萍军事文选》等书中。
老将军以他(ta)的(de)文学才华为后人(ren)留下了宝贵的(de)精神财富,实为当之无愧的(de)一代儒将。
“百姓百姓,百事不管”
1987年,张爱萍的(de)离休申请终于获得了批准,他(ta)当即叫人(ren)把他(ta)在军委的(de)办公室给撤掉。这位戎马一生的(de)老将军,从此退居二线。
为此还特意赋诗一首:“老夫聊发少年狂,既吃肉,又喝汤,撑得肚皮饱饱涨。牛牛闹华堂,二亮歌声扬,男女老少笑连笑,盛会好(hao)一场。”喜悦之情可谓是(shi)溢于言表。
离休后,老将军一家人(ren)挤在一间简陋的(de)平房里,平房靠近大街,十分嘈杂,组织上打算给他(ta)安排一个更大、更安静的(de)房子,但张爱萍却婉言拒绝了。他(ta)乐呵呵地说:“跟老百姓住在一起,才能听见老百姓的(de)声音。”
同样面对(dui)一些活动邀请,他(ta)更是(shi)一概拒绝,并公开声明:“我(wo)是(shi)老百姓了,百姓百姓,百事不管。”但每逢一些老一代领导人(ren)、老同志的(de)纪念日,以及两弹一星的(de)相关活动,他(ta)却都从未缺席。
终于也有时间(shijian)回到阔别58年的(de)达州老家看一看,实现了将军多年的(de)一个心愿。
清闲了的(de)老将军每天还坚持步行到幼儿园接小孙子牛牛放学,警卫部门为了他(ta)的(de)安全,多次提出意见,但他(ta)不以为意。因为在这位老首长眼里,自己还老当益壮,不需要特殊照顾。
2003年7月5日,张爱萍将军因病于北京逝世,享年93岁,结束了他(ta)波澜壮阔的(de)一生,他(ta)将自己的(de)一生,都奉献给了中国的(de)和平与崛起,只留给中华大地一个大写人(ren)的(de)背影。
如今的(de)中国,巨龙腾飞,神剑护国,将军奋斗一生的(de)事业,已是(shi)硕果累累,而将军当年那些慷慨激昂的(de)话语却犹在耳旁,激奋后人(ren)努力前进。
将军千古!他(ta)的(de)崇高品德和革命精神也会永远铭刻在人(ren)民心中!
参考资料
1.解放军报:为人(ren)顶天立豪气逐风云:迟浩田忆张爱萍同志
2.CCTV记录片:《梦怀青萍——开国上将张爱萍》
3.中国共产党新闻(xinwen)网:张爱萍与中国核工业
4.《从战争中走来:两代军人(ren)的(de)对(dui)话》作者:张胜
5.《重上阳关道》——张爱萍轶事
关键词 >> 两弹一星 特别声明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(xinwen)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,不代表澎湃新闻(xinwen)的(de)观点或立场,澎湃新闻(xinwen)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://renzheng.thepaper.cn。
2019年宣传思想工作综述:礼赞新中国 奏响最强音

您可能还会对(dui)下面的(de)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5170人(ren)留言! 共有:5170人(ren)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