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

陕西西安唐风古韵迎新年 大雁塔下水舞光影秀

全国三八红旗手标兵、陕西榆林佳县人(ren)民医院原副院长、儿科主任路生梅
扎根陕北53年 为县医院建(jian)起独立儿科

3月8日,78岁的(de)路生梅起了个大早,给即将中考的(de)外孙女写了一封信。在信中,她(ta)分享了自己被评为全国三八红旗手标兵和“最美巾帼奋斗者”的(de)喜悦,并鼓励外孙女:“不论在任何情况下,内心都要繁花似锦,有方向,有目标。征途漫漫,唯有奋斗。”

1968年,路生梅从北京第二医学院(现首都医科大学)毕业,响应“把医疗卫生工作的(de)重点放到农村去”的(de)号召,来到了陕西省榆林市佳县人(ren)民医院。这座陕北小城的(de)艰苦没有吓退路生梅,她(ta)踏实为基层患者服务(fuwu),帮助佳县人(ren)民医院建(jian)立了独立的(de)儿科科室。退休后,她(ta)还在医院和家中开展义诊,认真诊治每一位患者。

在过去的(de)53年里,路生梅放弃了多次调往大医院的(de)机会,兑现了自己“为党工作50年,为佳县人(ren)民服务(fuwu)50年”的(de)承诺。她(ta)说,她(ta)会一直留在佳县,这里有她(ta)挂念的(de)人(ren)们(men),“医生就像一只拴着线的(de)风筝,线永远在病人(ren)手里。只要病人(ren)一拉线,我(wo)就会出现在他(ta)们(men)面前。”

3月7日,中共中央宣传部、全国妇联发布2022年“最美巾帼奋斗者”名单,10位全国三八红旗手标兵荣获“最美巾帼奋斗者”称号。佳县人(ren)民医院原副院长、儿科主任路生梅是(shi)其中之一,也是(shi)陕西省唯一获此荣誉者。

“内心繁花似锦”

新京报:你(ni)如何看待“全国三八红旗手标兵”这一荣誉?

路生梅:今年,有10位全国三八红旗手标兵入选2022年“最美巾帼奋斗者”,我(wo)觉得自己还需要再努力,其他(ta)9位女性的(de)故事真的(de)令我(wo)很感动。总的(de)来说,被评为全国三八红旗手标兵和“最美巾帼奋斗者”,我(wo)的(de)心情很激动,这是(shi)对(dui)全国妇女的(de)一种褒奖。同时,我(wo)也很感恩,感谢党组织、各级妇联、亲友和老百姓们(men)的(de)支持。

从本意来讲,我(wo)所做的(de)一切不是(shi)为了这些荣誉,但还是(shi)要珍惜这些荣誉。对(dui)我(wo)而言,这些荣誉也是(shi)一种压力,我(wo)的(de)一言一行要对(dui)得起颁发荣誉的(de)组织,对(dui)得起这份荣誉,要更加努力。

新京报:你(ni)认为现代女性应该具备什么样的(de)品质?

路生梅:我(wo)认为,现代女性应该是(shi)美丽、善良、自信、坚韧、温柔的(de)。首先,咱们(men)现代女性本身是(shi)美丽的(de),那种干净利落的(de)美;其次是(shi)善良,我(wo)们(men)要善待身边的(de)人(ren),学会为他(ta)人(ren)着想;还有就是(shi)自信,相信自己有能力实现目标,相信自己一定行;坚韧,会帮助我(wo)们(men)渡过各种各样的(de)难关;最后是(shi)温柔,以柔克刚,也是(shi)一种力量。

新京报:妇女节你(ni)有什么祝福想要送给广大女性朋友吗?

路生梅:我(wo)非常羡慕现代的(de)年轻女性,她(ta)们(men)比我(wo)富有,拥有更好(hao)的(de)条件和更多的(de)时光。人(ren)的(de)一生,不总是(shi)一帆风顺,也不一定有成就。无论在什么情况下,祝愿广大女性同胞们(men),内心始终繁花似锦,有方向,有目标。

“到祖国最需要的(de)地方去”

新京报:1968年,你(ni)是(shi)因为什么契机去到佳县工作?

路生梅:那年我(wo)24岁,从北京第二医学院(现首都医科大学)毕业后,被分配到了陕西省榆林市佳县人(ren)民医院。当时,也是(shi)为了响应“把医疗卫生工作的(de)重点放到农村去”的(de)号召,我(wo)决定到祖国最需要的(de)地方去。

新京报:从北京到佳县,有没有什么不适应的(de)地方?

路生梅:榆林地区是(shi)陕西最穷的(de)地方之一,佳县又曾是(shi)榆林地区的(de)贫困县,条件很艰苦。佳县三面是(shi)水,一面向山。县城在石头山上,出行得走很长的(de)山路。陕北干旱,当地用水也比较困难,吃水、用水都得靠驴从黄河里拉。贫困还会带来不卫生的(de)习惯和思想守旧,刚去的(de)时候,确实有点不习惯。

新京报:你(ni)是(shi)如何帮助佳县人(ren)民医院建(jian)设(she)独立的(de)儿科科室?

路生梅:佳县人(ren)民医院是(shi)1947年成立的(de),刚开始都是(shi)民间的(de)医生,后来才有了专业院校毕业的(de)医生。医院里的(de)医生不多,儿科医生更少了,我(wo)当时是(shi)整个榆林地区唯一的(de)儿科专业毕业的(de)医生。1981年,我(wo)去北京协和医院进修,两年后又参加陕西省第一届儿科主治医学习班。我(wo)看到大医院里的(de)儿科和内科都是(shi)分开的(de),而且分得细,就想把佳县人(ren)民医院的(de)儿科和内科也分开。当时我(wo)们(men)医院的(de)住院楼建(jian)起来了,领导也接受了我(wo)的(de)建(jian)议,把儿科和内科分开。1983年,我(wo)们(men)医院有了独立的(de)儿科科室,这样也更方便病人(ren)的(de)管理,同时利于儿科医生专业技术的(de)发展。

新京报:进修后,你(ni)有机会去大医院,为什么选择留在佳县?

路生梅:这个选择其实有考虑“小家”的(de)原因,我(wo)的(de)丈夫和两个孩子都在佳县,我(wo)当时不想离家人(ren)太远。另一个方面,我(wo)与佳县人(ren),特别是(shi)病人(ren),有一种特殊的(de)情感。我(wo)无论走到哪里,都时刻挂念着他(ta)们(men),这种淳朴的(de)感情也放不下。而且,我(wo)来之前向组织承诺过,会长期留在佳县服务(fuwu)。既来之,则安之。

“医生像风筝,线永远在病人(ren)手里”

新京报:在过去的(de)53年里,有没有令你(ni)印象深刻的(de)病人(ren)?

路生梅:在一个大雪纷飞的(de)清晨,我(wo)要到十几里外出诊,情况紧急。一路上,我(wo)摔了好(hao)多跤,差点掉进山沟里。那是(shi)一个麻疹肺炎合并心衰的(de)孩子,家人(ren)看到我(wo),仿佛看到救星。我(wo)立刻给他(ta)做了紧急抢救工作,又在他(ta)们(men)家中观察了两个晚上,孩子的(de)病情才稳定下来。麻疹的(de)传染性强,我(wo)担心附近的(de)孩子也生病,冒着雪出门排查。后来又发现了几个类似症状的(de)孩子,集中救治,阻断了传染源。

孩子们(men)康复后,一位家长送了我(wo)一双亲手做的(de)棉鞋。当时我(wo)觉得十分温暖,也深刻地意识到,这里的(de)人(ren)们(men)真的(de)需要我(wo)。

新京报:在这期间,你(ni)觉得最大的(de)收获是(shi)什么?

路生梅:我(wo)觉得自己对(dui)得起医生这份职业,问心无愧。如果当初我(wo)去了大城市的(de)医院,可能在专业提升和科研方面,有更大的(de)成就。但我(wo)这几十年服务(fuwu)于基层,也有不一样的(de)收获。治好(hao)一个孩子,可能会影响他(ta)的(de)整个家庭,甚至他(ta)的(de)一生。

当我(wo)看到那些被我(wo)治好(hao)的(de)病人(ren)恢复健康,开开心心地生活,我(wo)就觉得挺欣慰的(de)。还有一些病人(ren)痊愈后,同样走了从医的(de)道路,治病救人(ren),我(wo)为他(ta)们(men)感到骄傲。有些孩子走出佳县,取得了一些成就,我(wo)为他(ta)们(men)感到开心。当我(wo)们(men)在其他(ta)城市相遇时,他(ta)们(men)都对(dui)我(wo)很好(hao),特别真诚。

新京报:你(ni)退休之后,主要在做些什么?

路生梅:1999年,我(wo)退休之后待在家中,有时候会去医院义诊。还有很多佳县的(de)病人(ren)就到家里找我(wo)。来的(de)大部分是(shi)病人(ren),我(wo)也没有拒绝,也不收他(ta)们(men)看病的(de)钱,他(ta)们(men)自己出去买药就行。孩子生病,对(dui)家庭来说都是(shi)困难,咱们(men)能帮多少就帮多少。

新京报:你(ni)有没有估算过在佳县救治过多少患者?

路生梅:没算过,太多了,也算不清楚。我(wo)现在走在路上,有孩子喊我(wo)“路奶奶”,也有人(ren)喊我(wo)“路阿姨”,还有人(ren)喊我(wo)“路姐”。蛮多家庭的(de)几代人(ren),都来找我(wo)看过病。三八妇女节我(wo)还收到两份小朋友用橡皮泥做的(de)蛋糕,觉得很开心。

新京报:你(ni)已兑现“为佳县人(ren)民服务(fuwu)50年”的(de)诺言,未来有哪些打算?

路生梅:今年是(shi)我(wo)来到佳县的(de)第54年,我(wo)会继续留在佳县,为病人(ren)们(men)服务(fuwu)。我(wo)年纪有点大了,也比较习惯这里的(de)生活,不再适应北京那种快节奏的(de)生活了。佳县的(de)人(ren)们(men)需要我(wo),我(wo)也还有能力去为他(ta)们(men)做点事情,希望能继续尽自己的(de)一份力。医生就像一只拴着线的(de)风筝,线永远在病人(ren)手里。只要病人(ren)一拉线,我(wo)就会出现在他(ta)们(men)面前。

新京报记者 吴采倩 实习生 王烨烜 【编辑:叶攀】

陕西西安唐风古韵迎新年 大雁塔下水舞光影秀

您可能还会对(dui)下面的(de)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5909人(ren)留言! 共有:5909人(ren)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