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

苏莱曼尼之死将如何改变世界

您的(de)浏览器不支持 audio 元素。 字号 超大 大 标准 小

市场监管总局依法对(dui)知网涉嫌垄断行为立案调查

知网回应涉嫌垄断被查:全力配合、深刻自省、彻底整改

5月13日,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网站(wangzhan)发布通知称,在前期核查的(de)基础上,对(dui)知网涉嫌实施垄断行为立案调查。随后知网发布公告回应被调查,表示将全力配合、深刻自省、彻底整改。
提起知网的(de)纷纷扰扰,人(ren)们(men)很自然地就会想起那位“撬动”知网的(de)老人(ren)——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退休教授赵德馨。
5月13日,《中国科学报》从赵德馨教授处获悉,知网于12日下午登门道歉,表达了重新上架他(ta)与妻子周秀鸾论文作品的(de)意愿。
赵德馨告诉《中国科学报》,在他(ta)们(men)夫妻起诉知网侵权后,后者不仅下架了他(ta)们(men)的(de)涉案作品,连同没有涉及诉讼的(de)作品也都悉数下架。
他(ta)曾主动向知网提出希望恢复这些作品,但对(dui)方一直置之不理。直到妻子胜诉后,近几天才得到他(ta)们(men)的(de)回应。
“他(ta)们(men)希望我(wo)们(men)这边先出具作品上架的(de)授权书。但根据律师建(jian)议,我(wo)们(men)将经过慎重思考,在双方都有足够诚意的(de)前提下,再签订相关协议。”赵德馨表示。
约一周前,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10份由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做出的(de),对(dui)《中国学术期刊(光盘版)》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(gongsi)(gongsi)(即知网主办单位)与周秀鸾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案的(de)二审民事判决书。法院判定知网对(dui)周秀鸾所著4篇学术论文构成侵权,向周秀鸾赔偿相应经济损失,并驳回了知网的(de)全部上诉。
一口气赢下10桩诉讼案的(de)周秀鸾,正是(shi)去年凭一己之力将知网推进舆论漩涡的(de)“硬核老人(ren)”——赵德馨的(de)妻子。据悉,这对(dui)学术伉俪均为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退休教授。赵德馨今年90岁,周秀鸾93岁。
2021年末,赵德馨起诉知网侵权事件引发轩然大波。他(ta)控诉知网在未经本人(ren)授权的(de)情况下,擅自转载其100余篇论文,且从未支付任何稿费,甚至作者下载自己的(de)论文还需要付费。最终,法院判定赵德馨胜诉,依法获赔经济损失共计70余万元。但在两位老人(ren)胜诉后,知网却分别下架了他(ta)们(men)的(de)全部署名论文。
近日,知网态度似乎有所变化,派工作人(ren)员登门致歉,并声称希望尽快得到二老的(de)合法授权书,以便将他(ta)们(men)的(de)署名论文重新上架。
因周秀鸾教授听力下降,所以由赵德馨教授代表夫妇二人(ren)就此事接受了《中国科学报》的(de)采访。赵德馨、周秀鸾夫妇。受访者供图

赵德馨、周秀鸾夫妇。受访者供图

《中国科学报》:中国裁判文书网上近日公布的(de)判决书中,一批涉案论文是(shi)赵德馨和周秀鸾两位教授合作完成的(de)。为何在这次诉讼中,您选择放弃主张作品的(de)一系列实体权利,以周老师的(de)名义来起诉呢?
赵德馨:我(wo)和周秀鸾教授是(shi)一对(dui)夫妻,同一个专业,长期在一个单位工作,所以很多学术成果是(shi)我(wo)们(men)合作完成的(de)。
我(wo)们(men)决定以她(ta)的(de)名义来起诉,一方面是(shi)体现我(wo)对(dui)她(ta)的(de)尊重,另一方面也有“技术”上的(de)考虑。互联网法院规定每一次起诉不能超过4篇文章,我(wo)的(de)文章比较多一点,她(ta)的(de)文章比较少一点。为了把诉讼的(de)流程缩短,就把我(wo)们(men)两人(ren)合作的(de)文章放在她(ta)那边去起诉了。
一开始周老师不是(shi)特别理解。劝我(wo),说我(wo)们(men)年龄都大了,也不缺钱,也担心我(wo)的(de)身体。我(wo)跟她(ta)说,这不是(shi)钱的(de)问题,是(shi)“权”的(de)问题,是(shi)维护自己的(de)权利。她(ta)懂了,后来就很支持我(wo)。周秀鸾教授在给《长江日报》记者的(de)手写信中,阐述了自己维权的(de)初衷

周秀鸾教授在给《长江日报》记者的(de)手写信中,阐述了自己维权的(de)初衷

《中国科学报》:这种一旦涉及诉讼纠纷,就下架作者作品的(de)行为,是(shi)否会阻碍很多人(ren)的(de)维权脚步?
赵德馨:是(shi)的(de)。我(wo)身边就有这样的(de)例子。我(wo)的(de)很多文章是(shi)合作署名的(de),当时就有合作者表示不愿授权给我(wo)打官司,理由可以总结为“三怕”:第一,怕中国知网把他(ta)的(de)文章下架了;第二,怕新发表的(de)文章不被知网收录;第三,怕连期刊都不再收录他(ta)的(de)文章。因为很多期刊和知网也有合作,我(wo)就接到过期刊总编的(de)电话(dianhua),他(ta)们(men)希望我(wo)撤诉,不要告知网。
我(wo)们(men)几个人(ren)都已经退休了,而且很多论文已经传播了数十年之久,同行知道去哪里获取这些作品。但对(dui)年轻的(de)研究者来说,上述几个问题确实是(shi)不可忽视(shi)的(de)。
《中国科学报》:目前两位老师在与知网的(de)诉讼中,基本全部胜诉。你(ni)们(men)还有其他(ta)诉讼在开展吗?
赵德馨:我(wo)们(men)跟知网的(de)官司还没打完。而且除了论文之外,还有一个很重要的(de)案子。
早在2006年,知网就跟我(wo)签订合同,把《中国经济史辞典》做成电子版,合同约定:如果有用户付费下载《词典》或其中的(de)条目,就分一部分钱给我(wo),每条大概是(shi)一块3毛钱左右。合同上清清楚楚地写明了一个收款账户,但在这个账户上,我(wo)一分钱都没有收到过。近期我(wo)们(men)确认过,这个账户还是(shi)正常起作用的(de)。
所以钱去哪里了呢?我(wo)专门去咨询这个问题,才得知,知网未经我(wo)的(de)同意,冒用我(wo)的(de)名字私立了一个银行账户,还假冒了我(wo)的(de)签名。
这个事情已经触犯了刑法,我(wo)已经委托律师去打官司了。
《中国科学报》:目前你(ni)们(men)夫妻二人(ren)胜诉知网获赔的(de)金额有多少呢?
赵德馨:我(wo)这边是(shi)70余万,周老师这边大概是(shi)不到10万。
《中国科学报》:你(ni)们(men)是(shi)主要针对(dui)知网维权吗?还是(shi)其他(ta)学术网站(wangzhan)和其他(ta)平台也有涉及?
赵德馨:没有针对(dui)知网,我(wo)还起诉过北京万方等。大家都盯着知网的(de)案子,也是(shi)因为知网影响力最大。
可以看出在国内,这种学术作品网络传播的(de)侵权行为是(shi)比较普遍的(de)现象。
《中国科学报》:针对(dui)知网开展的(de)这一系列维权工作,两位老师期待的(de)最理想结果是(shi)什么?
赵德馨:我(wo)们(men)的(de)愿望肯定不是(shi)让知网垮台,我(wo)是(shi)不希望出现这种学术期刊网站(wangzhan)一家独大的(de)局面,希望按照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(de)原则来建(jian)设(she)和管理知识平台。你(ni)利用了作者的(de)文章,就该支付一定稿酬。相应的(de),有用户从你(ni)的(de)网站(wangzhan)下载文章,也应该支付一定费用。但平台获取的(de)利润应当合乎国家政策,不应该出现当前的(de)暴利、两头吃,还不断涨价的(de)现象。
《中国科学报》:知网目前已经和两位老师重新商议了作品上架的(de)事情,您对(dui)这个结果满意吗?
赵德馨:知网工作人(ren)员告诉我(wo),他(ta)们(men)换了新的(de)领导,我(wo)的(de)感觉是(shi)新人(ren)新态度。但对(dui)方的(de)诚意是(shi)否足够,我(wo)们(men)还会谨慎观察。
知网败诉后下架论文的(de)行为是(shi)否合法?这是(shi)学界普遍关心的(de)问题。对(dui)此,《中国科学报》采访到了北京市伟博律师事务所主任李伟民律师,请他(ta)从法律角度进行解答。
《中国科学报》:判决书中所谓的(de)“侵权行为”是(shi)指哪些行为?知网下架原告作品算不算进一步侵权?
李伟民:知网与相关杂志社之间的(de)协议书等均不足以证明杂志社自作者处取得合法授权,亦不足以证明知网通过杂志社取得了作者的(de)合法授权,也就是(shi)说,知网可能取得了杂志社的(de)授权,但是(shi)未取得期刊中单篇文章作者的(de)授权。
因此,知网在没有取得作者许可的(de)背景下,在其经营的(de)知网各个端口向不特定公众提供涉案作品的(de)下载阅读服务(fuwu),侵害了权利人(ren)对(dui)涉案作品的(de)信息网络传播权,应当承担侵权赔偿责任。
在实践中,一般网站(wangzhan)一旦侵权行为成立,停止侵权下架是(shi)应有之义。但是(shi)知网具有特殊性。据其官网介绍,知网目前在全球50多个国家和地区拥有2.7万家机构用户,年下载文献总量达到20亿篇次,用户涵盖高校科研、党政企及其智库、公检法军、医药卫生、中小学与农村,其中高校用户覆盖76%的(de)世界前500强大学。已经形成了绝对(dui)的(de)学术资源垄断地位。因此,从反垄断法角度出发,知网直接拒绝发生商业上的(de)往来,败诉后下架作品,侵害了作者的(de)权利。(本文来自澎湃新闻(xinwen),更多原创资讯(zixun)请下载“澎湃新闻(xinwen)”APP)
苏莱曼尼之死将如何改变世界

您可能还会对(dui)下面的(de)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1790人(ren)留言! 共有:1790人(ren)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