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

欧洲民粹潮

沈巍走红的(de)背后: 文化人(ren)的(de)无奈与直播的(de)狂欢

一个流浪26年,曾是(shi)上海徐汇区审计局公务员的(de)长病假员工沈巍在一夜间红了,而红的(de)原因是(shi)他(ta)出人(ren)意料的(de)“知识渊博”。“流浪大师”这样“一箪食一瓢饮”、“大隐隐于市”的(de)读书人(ren)形象着实弥补了互联网世界里这一人(ren)设(she)的(de)空缺,但能以迅雷之势成为茶余饭后的(de)闲谈和自媒体争抢的(de)头条话题不是(shi)凭空而来的(de)。

“大师”这样的(de)词汇大抵是(shi)对(dui)知识分子最高的(de)称谓了,而网友们(men)大方地给予了沈先生这个头衔。沈先生确实有些文化,很爱读书,但称之为“大师”有博噱头的(de)嫌疑。知识阶层应当是(shi)社会群体一重要组成部分,通常有着独立的(de)态度和对(dui)社会文明发展起至关重要的(de)作用,而在自古中国知识阶层群体里,大多数仰仗于官授的(de)头衔,只有少部分得力于民间力量的(de)推动。这之间的(de)话语失衡也是(shi)沈巍走红的(de)深层社会原因。

当然,沈先生明显不是(shi)想吃直播这碗饭的(de)。我(wo)想他(ta)有更大的(de)抱负:做一个自洽的(de)读书人(ren)。对(dui)于沈先生来说,有想法与大环境不相容时,充分自洽成了保全自我(wo)意识的(de)有效途径。正如二十年多前,别人(ren)认为他(ta)提倡并践行垃圾分类就是(shi)“脑子有病”,于是(shi)乎他(ta)被单位“病假”,隐身而退。在我(wo)看来,许多人(ren)之所以有帮助沈先生之心抑或看热闹之好(hao)奇,恰是(shi)因为自己太多时候妥协于大环境,以至于有心有余而力不足的(de)情愫,而另一方面,这样的(de)形象符合了人(ren)们(men)对(dui)于穷书生的(de)充分联想。人(ren)们(men)发现这样的(de)爱读书、有想法的(de)人(ren)居然会生活如此不堪,油然而生的(de)反智性优越感激发了好(hao)奇。

网络的(de)可能性就像一个万花筒,不论什么时候你(ni)都能凑近眯起眼尽情去观望,尽情去想象,但当那一幕幕迷幻的(de)景象出现在现实时如何逃离就成了互联网时代一个人(ren)类亟待解决的(de)问题。沈先生就是(shi)其中一个逃离者。面对(dui)一大波主播的(de)“围猎“,如今沈先生原本宁静的(de)生活变得支离破碎,纵然现在他(ta)一身笔挺西装,也难掩一个读书人(ren)失去自由的(de)尴尬。一群自以为正常的(de)人(ren)为了某种目的(de)去蹭一个不被认为是(shi)正常人(ren)的(de)热度,而事实上,大概只有那个不被认为是(shi)正常的(de)人(ren)才是(shi)唯一正常的(de)人(ren)。倘若社会仍无法具备抵制浅薄趣味的(de)自觉和理智的(de)商业基础,散落一地的(de)恐怕只有直播的(de)廉价狂欢。

王思聪:天津商业大学财务管理

欧洲民粹潮

您可能还会对(dui)下面的(de)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6594人(ren)留言! 共有:6594人(ren)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