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

山奔海立——中国大写意画家作品邀请展广州开幕

古人(ren)写诗词,十分讲究炼字,常常是(shi)“吟安一个字,捻断数茎须”“两句三年得,一吟双泪流”。所谓炼字,即根据内容和意境的(de)需要,精心挑选最贴切、最富有表现力的(de)字词来表达情意。其目的(de)在于以最恰当的(de)字词,贴切生动地表现人(ren)物或事物。如杜甫的(de)“为人(ren)性僻耽佳句,语不惊人(ren)死不休”,杜荀鹤的(de)“生应无辍日,死是(shi)不吟时”,曹雪芹写红楼梦后曰:“披阅十载,增删五次。”都是(shi)关于语句字词的(de)揣摩和斟酌,这也是(shi)古典文学创作中一种常见的(de)现象,即后人(ren)所说的(de)——炼字。炼字的(de)艺术手法还是(shi)值得我(wo)们(men)学习的(de),下面试举几个例子:

一字传情。用凝炼的(de)文字表达丰富的(de)意思。如“不知何处吹芦管,一夜征人(ren)尽望乡。”(李益《夜上受降城闻笛》)尽:都。着一“尽”字,写出了征人(ren)思乡的(de)人(ren)数之多,伫立盼望的(de)时间(shijian)之长。

以动衬静。如“明月松间照,清泉石上流。”(王维《山居秋暝》)前一句写诗人(ren)所见:朗照的(de)秋月,在松林间分外皎洁,投下了斑驳陆离的(de)光影,境界显得极为宁静。后一句写诗人(ren)所闻:山泉格外清澈明净,它(ta)在山石上潺潺流淌,似乎还能听到它(ta)叮咚的(de)流水声。用清泉流淌更能反衬“空山”的(de)清幽。

化静为动。如“春风又绿江南岸,明月何时照我(wo)还。”(王安石《泊船瓜洲》)这个“绿”字作动词,写出了春风的(de)气势、力量和作用,境界开阔,色彩鲜明,给人(ren)以春意盎然,生机勃勃的(de)美感。

以动写静。如“沙上并禽池上瞑,云破月来花弄影。”(张先《天仙子》)月亮本是(shi)相对(dui)静止的(de),但因为有了云的(de)飘动,将“月”也写得动起来了。着一“破”字,写出明月冲破云层的(de)动感。“花”本也是(shi)相对(dui)静止的(de),着一“弄”字,便将它(ta)写得摇曳多姿起来。“弄”字意在点明:从云缝中探出头来的(de)月亮,把月光洒在花朵上,像给花儿蒙上了一层轻柔的(de)白纱,晚风轻轻地撩拨着含羞带娇的(de)花朵。花儿在月光的(de)映照下摇摆着娇羞柔美的(de)倩影。“破”“弄”两字,将云、月、花三种景物都人(ren)格化了,使之有了生命力。

以实显虚,以有形显无形。如“绿杨烟外晓寒轻,红杏枝头春意闹。”(宋祁《木兰花》)“春意”是(shi)只可感知,不可听闻的(de)。春天来了,红色的(de)杏花挤满枝头,诗人(ren)就在这幅春景图上着一“闹”字,用拟人(ren)手法,把它(ta)写活了。这一“闹”字既是(shi)绘景,又是(shi)写情,它(ta)不仅描绘了杏花盛开的(de)艳丽景色,还写出了在春风吹拂下,杏枝摇曳,花儿微动的(de)活泼身姿。

以乐衬哀。如“感时花溅泪,恨别鸟惊心。”(杜甫《春望》)鸟语花香,本是(shi)令人(ren)赏心悦目的(de)景色,花鸟本是(shi)娱人(ren)之物,但因感时恨别,却使诗人(ren)见了反而泪落心惊。这样以乐景衬哀情,就使哀情更哀了。

一语显旨。如“暖风熏得游人(ren)醉,直把杭州作汴州。”(林升《题临安邸》)这两句表面上是(shi)说那些宴乐西湖流连光景的(de)游人(ren),陶醉于香风而逍遥自得。实际上这一“醉”字表明了那些忘怀故国的(de)可耻嘴脸。这些人(ren)不但志气丧失,甚至连骨气也没有了。凝聚了作者的(de)感慨和激愤。

“炼字”的(de)方法是(shi)多种多样的(de),黄庭坚诗:“归燕略无三月事,高蝉正用一枝鸣”,“用”字初作:“抱、占、在、带、要”,直到锤炼到“用”字才算定稿定字。腾元发诗《月波楼》有句:“野色更无山隔断,春光自与水相连”,“自”初为“直”,感觉不妥,又做了炼字,惊为妙句。杜工部诗《曲江对(dui)酒》有句:“桃花细逐杨花落,黄鸟时兼白鸟飞。”初稿上句做“桃花欲共杨花语”,诗人(ren)反复琢磨斟对(dui),终于改“欲共”为“细逐”,改“语”为“落”,如是(shi)一改,使此对(dui)仗句更工整妥帖,且含意无穷。看得出诗词需要锤炼改之再改!关于炼字的(de)故事也有好(hao)多。

年轻的(de)唐朝诗人(ren)贾岛去长安参加考试。他(ta)骑着驴,在大街上一边走一边想着自己的(de)诗句。突然,他(ta)想到了两句好(hao)词:“鸟宿池边树,僧推月下门。”又一想,觉得“推”字改为“敲”字更好(hao)一些,他(ta)想得正入神时,只听得对(dui)面喊了一声:“干什么的(de)?”还没弄清楚是(shi)怎么回事,便被拉下驴,带到京兆尹韩愈面前。原来,他(ta)碰见了大文学家韩愈和他(ta)的(de)随从,等贾岛把事情说了一遍后,不但没有受罚,反倒引起了韩愈对(dui)诗句的(de)兴趣。韩愈想了一会儿,说:“还是(shi)敲字好(hao)。在夜深人(ren)静的(de)画面里,一个‘敲’字,让夜静更深之时,多了几分声响,可谓静中有动;再说,读起来也响亮些,而且这个情景是(shi)很美的(de)。”于是(shi)“推”字改为“敲”字。后来,“推敲”便成为人(ren)们(men)反复考虑的(de)意思。这就是(shi)众所周知的(de)“推敲”故事。

相传,苏东坡与苏小妹及诗友黄庭坚一起论诗,互相题试。小妹说出“轻风细柳”和“淡月梅花”后,要哥哥从中各加一字,说出诗眼。苏东坡当即道:前者加“摇”,后句加“映”,即成为“轻风摇细柳,淡月映梅花”。不料苏小妹却评之为“下品”。苏东坡认真地思索后,得意地说:“有了,‘轻风舞细柳,淡月隐梅花。’”小妹微笑道:“好(hao)是(shi)好(hao)了,但仍不属上品。”一旁的(de)黄庭坚忍不住了,问道:“依小妹的(de)高见呢?”苏小妹便念了起来:“轻风扶细柳,淡月失梅花。”苏东坡、黄庭坚吟诵着,玩味着,不禁击掌称妙。这样一改究竟妙在何处?我(wo)们(men)不妨也来玩味一番。“轻风”徐来,“细柳”动态不显,怎能配得上“摇”“舞”这类较露的(de)动词呢?惟有“扶”字才恰到好(hao)处,与“轻”“细”相宜,显得和谐,并且又把风儿人(ren)格化了,形象地描绘出了轻风徐来,柳枝拂然的(de)柔态,给人(ren)以一种柔美之感。下句中添“映”“隐”也欠贴切。试想,恬静的(de)月亮已经辉满大地,梅花自然没有白天那么显眼。在月光映照下,也就黯然失色了。这样,一个“失”字,就勾画了月色和梅花相互交融的(de)情景,增强了这一诗句的(de)感染力,真是(shi)一字生辉。

袁枚在《随园诗话》中写道:“一切诗文,总需字立纸上,不可字卧纸上”。这里所说的(de)“立”,其实就是(shi)要求诗词的(de)炼字语言是(shi)生动、形象、具有立体感的(de),而不是(shi)抽象无活力柔弱的(de)。而炼字这种方式的(de)运用,使诗词语言形象更加栩栩如生,从而表现出绚丽多姿的(de)形象化美感,使作品具有更高的(de)审美价值和艺术感染力。古代诗人(ren)为了一个字而反复推敲打磨,千锤百炼,这种一丝不苟的(de)写作精神,对(dui)我(wo)们(men)诗词的(de)创作应该是(shi)有启示了吧。 【编辑:王诗尧】

山奔海立——中国大写意画家作品邀请展广州开幕

您可能还会对(dui)下面的(de)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1166人(ren)留言! 共有:1166人(ren)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